少林小龙武院院长陈同川:艺高为师 身正为范

  “日出嵩山坳,晨钟惊飞鸟”。今年9月初的一天,熹微的晨光刚刚铺满群山掩映下的少林小龙武院训练场。学员们正鸟飞鱼跃般集合上操,满院的静谧如同刚刚褪去的夜色,尚未完全消散。突然,同事的一声惊呼让睡眼惺忪的记者打了个激灵:“快看,那不是陈同川院长吗?!”此时刚刚5点,如果说作为拥有8000余名学员的少林小龙武院院长的陈同川,这么早到校上班也不是没有可能,但这么早就赶到操场和学生们打成一片,还真有些让人难以置信。揉揉眼睛,定睛看时,“沙场秋点兵”般的训练场上,挺直腰板不停健步巡视着,时而停下来对教练和学生手把手指点着的,可不正是陈同川。
陈同川绝技之一——少林流星锤
  陈同川绝技之一——少林流星锤
 
  陈同川是著名华语功夫明星小龙的叔叔,他低调沉稳,对除了武术与教育之外的社交事务似乎不愿过多涉足。但圈内人都知道,在少林功夫领域,陈同川以其过硬的本领和诲人不倦的“师者仁心”,是位响当当的角色。
 
  桃李不言下成蹊  绝技仁心受推崇
 
  在武术界,陈同川与哥哥陈同山如同一对耀眼的双子星,很早便备受瞩目。陈同川19岁时,便在“功夫之都”登封的武术大会上一人包揽了教练组长兵器、短兵器、软兵器、拳术四个项目的第一名。1986年-1991年的5年里,他和陈同山及门下弟子几乎悉数囊括登封的历届散打冠军。
 
  1988年,21岁的他被聘为少林武术学校(现为少林小龙武院)总教练。1992年,陈同川在连云港全国武术大赛中获软兵器第一名;1996年,在郑州举办的全国武术大赛中获长兵器、软兵器第一名;2000年,在登封举办的首届全国少林拳武术大赛中获少林拳第一名。在众多兵器中,陈同川尤其擅长软兵器,而软兵器是最难习练的一种传统兵器。由于陈同川技艺精湛,他演示的少林流星锤曾被河南省体委(现为河南省体育局)经过层层选拔,特地录制成教学影碟普及推广。
 
  1997年,他受当时的国家体委委派,专程赶赴文莱为该国身兼外交大臣的亲王教授少林功夫,成为亲王的贴身武术教师。
 
  陈同川出身登封大金店书堂沟村的武术世家,自幼便痴迷武术。他从青年时代就低调寡言,不喜高谈阔论。尽管如此,可他在众多已经功成名就的弟子眼里,却是位身怀绝技、德艺双馨的仁心师者,很多门生在时隔二三十年后谈起他,依然掩饰不住内心深处的推崇与感恩。
 
  “全国道德模范”,十八大、十九大代表,河南省总工会副主席黄久生1980年代初便跟随陈同川和陈同山习武,无论成名前后,他始终对两位师父异常尊敬和感恩。2006年10月,师爷陈成文先生逝世,黄久生放下手头一切事务火速赶回登封市大金店书堂沟村为其送终,并和多位陈家弟子争相为师爷守灵。最后黄久生和安阳东泽武院院长李东泽二人为老先生守了7天7夜的灵。
青年陈同川在少林山门
  青年陈同川在少林山门
 
  如今已经名满南粤,在两广乃至华南地区武术界和教育界颇有影响力的少林第三十二代俗家弟子、湛江市少林学校、湛江二中崇文实验学校董事长黄治武今年7月接受本刊专访时,浓墨重彩地谈起了陈同川先生。尽管距他跟随陈同川学艺已时隔30年,但他对那时和师父在一起的点滴细节依然记忆犹新,谈起师父,他目光陡然明亮,话也多了起来。他说,在上世纪80年代条件艰苦的情况下,陈同川不管是在零下10多度的隆冬,还是在流金铄石的酷暑,都坚持每天和学生们一起同吃同住同训练。陈同川高超的武艺,耐心细致、倾心尽力的教育方法以及自身的人格魅力至今让黄治武异常感慨和感恩。他说,陈同川先生作为他的授业恩师,在人生的关键时期言传身教地教会了他吃苦、坚韧、正直和厚道,不仅传授给他一身好武艺,而且在做人方面也给他们树立了一个弥足仰望的榜样和标杆。
 
  “全国180万警察总教头”、河南警察学院总教官丁峰拿过5次国际散打冠军,27次全国冠军,他1984年只身赶到登封,师从陈同川学习武术和散打。尽管自己已誉满海内,但丁峰始终对仅比自己只大几岁的师父陈同川非常尊敬。作家岳晓锋介绍,多年以来,逢年过节,丁峰必到登封看望师父陈同川和陈同山。“他和陈同川的感情非常深厚,对陈非常孝敬。也许我用孝敬这个词不是很合适,但也确实找不到更合适的词语来形容这份感情。”丁峰对陈同川的崇敬和感恩在登封武术界传为佳谈,当地一位同样颇具声名、门生众多的武术家曾异常感慨地对陈同川说:徒弟不在多少,只要有一个丁峰对师父这样的,就足够了。
 
  苦心孤诣学好武  少小立志出乡关
 
  而今,陈同川早已是中共党员、中国武术八段、少林十八金刚之一、少林小龙武院院长。他今天的所有成就,既非仅凭家世和运气轻松得来,更非一朝一夕仓促实现,而是从幼年便跬步千里、积水成渊地开始磨砺和积累的。
 
  因为出身登封有名的武术世家,曾祖父辈开始便习武(见前文陈同山先生专访),陈同川自小就特别喜欢和哥哥陈同山一起,一遍遍缠着长辈们细述武林过往。每日晨昏,一看到长辈们劳动之余舞枪弄棒,他更是比看大戏还振奋和痴迷。
 
  陈同川说,起初最吸引他的是逢年过节看大人们“玩狮子”“打狮子”,操练各种兵器和拳法。渐渐的,只要是与武术有关的一切,他都如睹珍奇,万分痴狂。
 
  而正式接触武术是在当时的河南省体委在各地创办武术点开始,当地的武术点有拳师教学生。“我们晚上扯个灯泡就在空旷的地方练拳,每天练一个多小时,我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正式接触武术。当时叔叔(陈五经)每晚教我们一点,我逐渐掌握了少林功夫中的拳、棍、刀、枪的练习要领。”
 
  陈同川十三四岁时,少林开始改革,不断组织武术项目在登封乃至全国各地巡回表演。他虽然年纪不大,却以一身过硬的功夫被选入巡演团队。随后的3个月里,尽管巡演立即引起了各地游客和观众潮水般的喝彩和追捧,陈同川也成了圈子里小有名气的功夫小子,他却在经济收入和表演事业都渐入佳境的时候做出了一个很多人都无法理解的决定——退出巡演,去专业体校全身心地投入系统武术学习。“那不是一时冲动,而是在见了更多世面,经历了更多事情之后,越发感觉到自己的不足。”
少林小龙武院院长陈同川
  可求学不是想去就能去的,上世纪80年代初,改革开放刚刚拉开帷幕,和大多数山区农村家庭一样,陈家经济也比较困难,吃饭还是个大问题,家里无力供养脱产学生,反而更需要他这样的棒劳力或劳动或表演来分担压力,父母起初很反对他这个决定。
 
  陈同川顿时陷入近乎绝望的苦闷中,就在这时,叔叔陈五经和哥哥陈同山站了出来,他们对陈同川这一颇有远见和志气的规划非常认同,并想尽办法从经济上给予支持。
 
  最终,陈同川踏入了梦寐以求的登封体校,开始接受倾“武术之乡”一县之力打造的系统而严格的武术教育。
 
  衣食何足关大计  开水泡馍志不移
 
  那时的登封体校,名师云集,教学条件和各种资源在当地首屈一指。年仅14岁的陈同川一如蛟龙入海,浑身充满数不尽的欢欣和干劲。
 
  然而体校的训练是高强度高密度充满极限挑战的,多苦多累陈同川都甘之如饴,只是时常填不饱的肚子让他难免陷入尴尬。 “那时南方来的学员家庭条件较好,营养有保障。我家境一般,不敢放开肚皮吃喝,只能每周回家带一大口袋馒头,带点咸菜,这就是七天的口粮了。”陈同川回忆,首次采取这种因地制宜的办法“备战备荒”时,还遭遇了哭笑不得的插曲。同宿舍一些南方同学看到他的口粮袋后非常兴奋,半是好奇半是促狭地围着他叽叽喳喳:“这是什么呀?”“馒头还红红黄黄卷着花,是点心吗?(其实是杂粮花卷)”结果这个要尝尝,那个要品品,三下五除二就把他一周的吃喝消耗了大半。
 
  年青的陈同川不好意思说明真相,也不愿怪罪同学们的调皮,更不忍心麻烦家里再消耗原本就紧紧巴巴的粮食。接下来的7天,他就咬着牙用仅剩的干粮就着开水、稀饭硬是撑了过去。那种半夜饿得前胸贴后背,白天饥肠辘辘、头晕眼花,还要拼命攒足劲头长跑大跳的滋味,如非亲历,断难体味。
 
  夏天馒头很容易坏,陈同川有时忙于训练,忘了解开粮袋晾晒,结果好几次大半口粮都发霉长毛,掰开一看,芯儿都黑了。那时的他只知道粮食珍贵不敢糟蹋,就把黑芯儿馒头掰开放在茶缸里,用开水泡泡,或放点咸菜,掺点玉米糁。那滋味,又苦,又馊,又涩,又辣,散发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怪味儿。他却咬着牙把这大半口袋馒头一一吃完。“现在想想那时真是年轻身体好,这种变质馍其实是很容易引起食物中毒的。”
 
  陈同川在饮食上毫不在意好赖与饥饱,在武术训练上却主动给自己层层加码。在体校的几年里,他中午从不休息,挤出来的时间就去反复做力量、耐力、难度、套路等各种训练,没事儿就跑到训练场练习腾空飞脚。“人外有人,学武就是不进则退。少睡会儿多练练,我就特别充实和有成就感。”
 
  陈同川至今还清晰地记得,在体校的几年里,他唯一一次的“奢侈铺排”是花了两毛钱。
 
  那次,陈同川苦练了很久,也不知灰头土脸摔过了多少次跟头,擦破过多少次头皮,终于学会了高难度的前空翻和后空翻。那感觉,简直比冲上云霄或中了大奖还要美。
 
  为了铭记这个特殊的日子和突破极限的难言历程,他决定好好奖励下自己。那时,五花八门的中外饮料远未普及中国,小小一瓶橘子味汽水,酸酸甜甜,冰凉透心,那种气泡酣畅翻腾的感觉,让无数少年痴迷追捧。但就是这样一种两毛钱的小享受,这种一些同学已有些厌倦却仍在炫耀的“优越”,陈同川却一直纠结着不愿去体验。
 
  就在这天,他再次踌躇了良久,最终决定“铺排”一次,两毛钱,这是给自己的一次奖励,也是在体校唯一的一次破例。
 
  创业育才30年  一月能瘦30斤
 
  在体校得到系统的专业锻炼后,陈同川的综合素质有了跨越式的提升,武术技能和理论知识也得到了很大的完善和充实。
 
  从体校回家后,哥哥陈同山已经开始办学收徒,陈同川则协助哥哥从事教学活动。1984年,哥哥陈同山被登封县体委邀请到县体校任教,武术馆的重担全部压在了陈同川的肩上。当年才17岁的他,带领教练员和其他职工,兢兢业业 ,坚持自己示范带课,观摩讲解,武术馆办得红红火火。由于哥俩的武校教学成果显著,口碑较好,家庭武馆升格为大金店公社少林武术馆。
 
  1985年陈同山在嵩山少林武术学校任教时,力荐陈同川也加盟到了少林武术学校担任教练。兄弟二人尽心尽力在该校培养了很多人才,有些已经成为行业翘楚。
 
  1986年在登封县武术运动会上,陈同川的弟子王马万、乔红亮、郭改芝、李拥军、刘修、刘炳杰等分别在套路和散打各自项目中获得了第一名的战绩,同时少林武术学校套路代表队获得团体第一的殊荣。作为教练员的陈同川、陈同山兄弟俩也参加了教练组比赛,陈同山获得了黑虎拳、达摩杖第一名,陈同川一人竟包揽了教练组长兵、短兵、软兵、拳术四个项目的第一名,陈氏兄弟俩震惊了整个少林武术界。此后连续五年,登封的散打冠军几乎被陈同山和陈同川的徒弟们悉数包揽。
少林小龙武院院长陈同川
  陈同川演示少林绝技
 
  走上武术之路后,陈同川及其带领的学生陆续取得了一些骄人的成绩。他也更加坚定了终身习武及从事武术教育事业的信心。
 
  1988年承包少林武术学校后,哥俩的武术事业算是正式起步了。但就在学校进入飞速发展时期,却发生了一件大事。
 
  “2000年嵩山申报世界文化遗产,为了配合国家的决策,我们作为表率第一个搬出少林景区。刚开始是在中岳庙东边租了三个废旧工厂办学,再到后来才有了现在这个校址。这中间的辛酸没有几个人知道,也正是这几次搬迁,我们才有了更大的发展空间和更好的发展思路。”
 
  “学校从少林搬下来的时候用了近30天,我瘦了近30斤。后来搬到现在的大禹路时用了10多天,也瘦了10几斤。”搬迁中大量的体力劳动,各种指挥协调统筹,各种安全保障和士气动员等方方面面的事情,使陈同川忙得废寝忘食。
 
  那时已1000多人的学校要搬迁是件大事,陈同川比自己搬家还要操心无数倍,一天只吃一顿饭,累了就休息5分钟,然后接着干。而如何照顾好学生是最令他费心的,“要照看好学生,不能耽误学习,不能耽误训练,更不能耽误学生休息。”
 
  “刚搬迁时学校没有院墙,要考虑晚上学生会不会出去,安全问题对学校来说非常重要。”为确保搬迁万无一失,陈同川各种小事儿大事儿都亲力亲为。
少林小龙武院院长陈同川
  陈同川悉心指导弟子练武
 
  经过风风雨雨,陈氏兄弟俩的武术事业已经步入佳境。少林小龙教育集团已经涉及武术教育、艺术教育、影视产业、旅游餐饮、功夫禅茶等多方面。哥哥陈同山现在负责集团的整体运营,弟弟陈同川负责武术学校管理。
 
  从小受到家中长辈习武的影响,陈同川从参加业余武术培训开始,到参加少林武术表演,再到体校进行系统的专业训练,然后回家办学,再到享誉武坛,他持续培养出数以万计的武术人才。这是一个漫长和艰辛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他也更加坚定地明确了要把武术作为终身奋斗的事业。
 
  海天万里传绝学  人称王府“总教头”
 
  在陈同川埋头练武,专心教学的同时,他已经在散打和传统套路上取得了一系列骄人成绩,享誉国内武坛。
 
  正当此时,文莱外交大臣穆罕默德·博尔基亚亲王通过我国外交部正在悉心寻觅一位艺高德馨的中国武术师父,以痛快实现自己怀抱多年的功夫梦。1997年,国家有关部门经过层层筛选和评估,最终通过当时的河南省体委找到了陈同川,正式委派他赶赴文莱教授亲王少林功夫。
少林小龙武院院长陈同川
  陈同川与文莱亲王(右)
 
  这位亲王是国王的弟弟,自幼酷爱武术格斗,此前我国已派过一位全国冠军去教亲王练武,但亲王犹嫌不过瘾,提出再派高手。
 
  在前往文莱之前,国家体委郑重嘱咐陈同川:一是亲王喜欢功夫,一定要教好;二是要通过合适的时机和方式协助文莱加入国际武术协会;三要注意国家形象,要时刻不忘自己是代表国家,代表少林弘扬中国武术。
 
  肩负重任的陈同川立即赶赴文莱,受到了隆重礼遇,和亲王正式见面后,亲王问他打算怎么教“功夫”。了解到亲王学过日本柔道,也学过一点中国功夫,陈同川就告诉亲王,他要教少林功夫,“天下功夫出少林”,少林功夫有系统全面、博大厚重的套路演练,也有刚猛凌厉、招招制敌的实战招数。同步学习套路和实战,既能保持新鲜感,也更有益于快速的理解和消化。这一思路让亲王赞不绝口,陈同川随即展开了为期一个多月的教学。
 
  一位诚心求教,一位悉心传授,就在亲王的学习渐入佳境时,怎样学好实战技巧却成了个不大不小的难题。陈同川盼徒成龙,对亲王像所有徒弟一样严格要求,这就难免要真拳真脚较量。一旁的亲王管家吓坏了,生怕陈教官把金枝玉叶摔坏了,每逢两人实战演练就连声呼叫着出来劝阻,可光看不练是学不好的。管家灵机一动,竟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怪招。
 
  每次亲王要学实战时,管家就巧妙地安排一些官员到王府汇报工作。亲王要与陈同川对战时,管家就撺掇着官员们“为王分忧”,有的正中下怀,有的是却之不恭,或喜形于色或硬着头皮登台与陈教官对战。
 
  官员们哪会武术,甫一进场就被陈同川摔得横七竖八,龇牙咧嘴。
 
  很快,亲王对少林功夫越发着迷,将这位来自少室山下的高手视为座上宾,大家都称他为“王府总教头”,文莱随后也顺利加入了国际武协。
 
  在文莱期间,正遇上当地的开斋节,亲王的儿子从剑桥大学回国过节。为欢迎王子和感谢陈同川,王府特地为他们在该国最豪华的六星级酒店举办了盛大晚会,还破例在酒店燃放了绚丽的烟花。其间,亲王之前的柔道教练(日本人)也在席,王子便提议日本武师与陈同川即兴对战一场一分高下。绝技在身,信心十足的陈同川果断答应了,而日本武师不住打量着陈同川,最终俯首摇头拒绝比赛,次日就离开了文莱。
 
  陈同川海天万里不辱使命,并和文莱亲王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多年来,亲王多次盛邀陈同川再往文莱相聚,并始终对这位中国教头充满着尊敬和爱戴。
 
  育英树人先树己  身体力行作垂范
 
  在不断精进武技,无私育才树人的同时,陈同川也是一位和哥哥一起管理着8000余人的武院的院长。他文武双修,在提升管理和抓好教育方面也很有一套。
少林小龙武院院长陈同川
  陈同川说,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首先要以身作则,要求别人做到的自己必须先做到,学校的各项规章制度自己必须带头遵守。
 
  陈同川也曾抽烟喝酒,但小龙武院为了保证学子们的健康和武者素养正式执行禁烟禁酒令后,他便带头第一个戒了烟酒。
 
  平时的教学训练中,通常教练带着学生跑步都是学生跑外圈,教练跑内圈。但陈同川却始终都是反过来,自己跑外圈,多跑路,让学生跑内圈。散打课堂上,一个班级30多个学生他逐一对练,从上课带上手套,一个一个与学生真刀真枪对战,直到学生打不动他才停。
 
  要求学生达到的训练强度和难度,自己必须先达到,这已经成为他保持几十年的习惯。
少林小龙武院院长陈同川
  言传身教,以校为家
 
  在管理学校上,“刚开始接手武校的时候是以自己的本能来慢慢摸索的,效果可想而知。后来不断参加一系列民办校长培训班,学到了很多理论知识和具体办法,自己也有了一套管理办法。”陈同川说。
 
  从之前的直接管理,到现在的以思想引导、强化培训、耐心感化为特征的科学管理,他一直都在持续不断地突破和创新。
少林小龙武院院长陈同川
  陈同川向学子们发放助学金
 
  陈同川说,武校对学生的管理是最难的,学员中有不少是有过逃学、厌学经历的叛逆期的男孩儿。学校一味去束缚和压制他们只会适得其反,而他们则在孩子一进校时就开展“理想与信念”教育,通过各种途径帮助孩子们找到自己的人生目标、人生理想和信念。思想问题解决了,就让学生们自己制定一周、一月、一年的目标,有了具体目标后下面就是怎样去实现和圆梦。这样学生们就会在学校的帮助下,一步一步去追梦,不断找到习武的乐趣。
 
  提起比自己大四岁的哥哥陈同山,陈同川认为哥哥非常能吃苦,性格坚韧而勇于担当,武功精湛,“他对我一直要求严格,我是不断在向他看齐,向他学习。”
少林小龙武院
  少林小龙武院全景图
 
  作为一个获奖无数的武术世家传承人,作为学员超8000人的著名武校院长,被问及自己今后的规划时,陈同川简短而有力地说:“我自己的规划就是学校的规划。我的生活、家庭早已与学校和武术完全融合在一起了,学校就是我生命的全部。”
 
  文/本刊记者  孟俊峰  吴泳  图/本刊首席记者  严桥成  通讯员  王银贵
 
  编辑/孟俊峰

登封市少林小龙武术学校

郑重声明:我校途中不设接待站、招生处。郑州、洛阳、登封车站很多车身贴有少林寺图片的接待车,纯属个人中介广告和小型私办武校。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请勿听信他人引导,以免错投校门,误入歧途,警请保持联系我们24小时电话:182-3693-7957

上一篇:少林小龙武院在线报名 下一篇:初中生怎么选一个好的少林武术学校

温馨提示:

文章内容也只是个大概,建议您花几分钟与招生老师电话沟通,更加详细的了学校情况。咨询电话/微信:182-3693-7957或0371-62856669

转载请注明:少林小龙武院院长陈同川:艺高为师 身正为范http://www.xiaolongedu.com/boc/981.html

武校简介 Brand culture

登封市少林小龙武校创办于1980年,是集文武影视人才培训于一体的综合性武术学校…[详细]

在线报名 Medical expert

有任何问题,您可以在此留言,在线专家会第一时间给您回复。
* 您的姓名:
* 您的联系电话:
* 您的问题:
相关文章

来校路线 Hospital route

登封市少林小龙武术学校
地址:河南省登封市大禹路156号
报名电话:182-3693-7957

39

专注文武教育

39

武术课教学经验

39

文化课教学经验

校长:陈同山    总教练:陈同川
报名电话:182-3693-7957  电话:0371-62856669
学校地址:河南省登封市大禹路156号
Copyright © 2020 www.xiaolonged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登封市少林小龙武术学校 版权所有
豫公网安备 41018502000318号
网站备案:豫ICP备05019521号